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海洋文化->海洋文化共公服务
生生不息 静静流转——写在2015舟山群岛中国海洋文化节开幕之际
无信息源
  发布时间:2015-07-08 15:19:1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国浙南沿海地区有一种风俗,嫁女儿家的,十里红妆中必是要有蓝夹纈被面的被子,在民间又把这种被面蓝白相间的被子称之为“双纱被”“敲花被”或者“百子被”“龙凤被”。我理解的蓝夹纈,是以蓝白两色为基调,用两块雕刻的对称花板夹持织物进行纺染印花的工艺。夹纈作为中国古代印染的三大技术之一,始于秦汉,兴盛于唐,随时代变迁渐衰,至明清后只流见于浙江南部地区了,现在称之谓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业化时代有许多的蓝白印花布,那不稀奇,也很便宜,蓝夹纈的珍贵之处在于它的原料和手艺。手艺不是我想谈的,靛青草木染色也不是我想谈的,我提蓝夹纈,其实要谈的是海洋文化。

 

常常被人问什么是海洋文化。我的回答就四个字,人与海洋,海洋文化即人与海洋。举个例子以区别吧。2000多年前,孟子曾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这句话,一是表明中国人吃鱼的历史悠久,二是说明了鱼和熊掌一样难得。其实,华夏文明自五万多年前,山顶洞人就已开始了渔猎生产活动。西安半坡的原始社会遗址中,发现了鱼叉、鱼钩,和鱼形花纹的陶器。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尤其是对沿海居民来说,鱼是赖以生存的重要生活资料,于是产生了各种与渔有关的活动,过去是抓鱼、网鱼、猎鱼,现在是海边垂钓、近海养殖、远海捕捞。马克思说过,工具区别了人与动物。为了得到更多的鱼,人类发明了各种捕鱼的器具,各种捕鱼的方法,造船的技术也日趋的精湛。由此说,捕鱼吃本身不是文化,而工具的技艺,就属于文化的范畴。人因为要吃海里的鱼,而制作捕鱼工具、学习出海技术、监测海洋水文气象,与海洋打交道,或者说是利用、征服和改造海洋,这叫做海洋文化。

 

海洋文化也有大文化和小文化之分别。大海洋文化,有思想、观念、意识和心理,小海洋文化,有风土、习惯、行为和方式。所以我说,要不要建海洋强国是海洋文化,要怎么建海洋强国则是海洋战略,文化是引领战略的,文化是指导政策的,文化的高度决定战略的高度,文化的深度决定政策的深度。明代郑和下西洋走过的沿岸各国,建郑和(三保)庙的多有之,印尼中爪哇省府的三宝垄市就有一个,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市也有一个,远近闻名,见证友谊。我说这是中国海洋文明的见证。在这条连贯古今中外的海上丝绸长路上,以海洋为媒介,中华文化渗入到世界的许多角落,影响着东亚文化圈的各个国家,无处不在的中国元素,成就了以交流、互通、包容、渗透为内涵的海洋外交文化。

 

海洋就是海洋,海洋自己不会分哪块是谁的,因为人有文化,就人为的给海洋划了框框。有人说划框框是海洋法,我说还是海洋文化。1494年,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以当时认知的海洋面积,划出一条连接南、北极的子午线,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教皇子午线,分界线以西的专有权归西班牙,分界线以东的地区属于葡萄牙。两国在各自的海域内拥有控制权,非经控制国许可,别国的任何船只不得在这些地区航行和通商。在此基础上,葡萄牙与西班牙于149467日签订了《托德西利亚斯条约》,该条约在国际法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领海概念,这也是大航海时代。伴随英国海军的崛起,日不落帝国的建立,大航海时代结束,海洋被重新划。1702年,荷兰法学家宾科费雪提出,领海的宽度应按“大炮射程规则”,即陆地上的控制权终止在武器力量的到达之处。当时是三海里,也就定了领海三海里,这项原则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被确立了下来,中华民国也沿用三海里领海之说。杜鲁门的 “大陆架宣言”之后,众多沿海国家将领海从3海里延伸到12海里,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12海里成为现今沿海各国的领海制度。文化影响思想的形成,它有三个层次,器物、制度和理念。无论是“教皇子午线”,还是“三海里炮程说”,都是一种表现方式,制度是规则,制定的过程及其历史就是海洋文化。

 

为什么我在开头时提说蓝夹纈是海洋文化呢。因为制作夹纈的原料之一来自海洋,蛎灰。蛎灰,牡蛎壳煅烧成灰,《天工开物》说它可以“固舟缝”“砌? 墙石”“垩墙壁”“襄墓及贮水池”以及“造淀、造纸”等。懂得使用牡蛎壳作为纺染印花的材料,是沿海居民利用海洋资源发挥社会功能的表现,即海洋文化。有人说至今都未解开1300年的夹纈技艺为什么仅留存于了浙南地区,我的浅见是,如果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原料替代蛎灰的话,那么它只可能留存于沿海地区。其实海洋文化无处不在,它既在普通人身边,也在皇帝身边。唐玄宗曾经将蓝夹纈布料作为国礼馈赠给各国遣唐使,其中一块现还收藏于日本的正仓院,这是海洋文化海外遗存的见证。

 

在台湾的宜兰,我遇到南天宫妈祖庙的节庆活动,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位“海上和平女神”的信徒。娘娘的游行队伍所到之处,民众纷纷让路,屏气凝神站立一侧,伏地跪拜者有之,泪流满面者也有之。明明是锣鼓喧天,却没人看热闹,我被那种无形且巨大的虔诚笼罩,不能言,也不能移步离去。我说文化是有感染力的,大陆和台湾,有同一种信仰,有相同的海洋文化。宜兰的南方澳是东临太平洋的天然渔港,也是台湾的三大渔港之一,这里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从事渔业,民众如此敬重妈祖就可以解释了。台南的度小月餐厅,是源自光绪21年的一家百年面馆,卖渔家担仔面。度小月,就是度过不能出海捕鱼月份的意思。遇到台风等海上恶劣天气,渔民无以为计,就担起扁担四处叫卖面条,所以叫做担仔面。大海是无常的,过去的渔民往往生活艰辛,百年之前的当家人以这样的名称命名自己的面店,食者自珍之。

 

商帮文化是古代的商业文化,各商帮都有各自的特点,中国的大商帮里和海洋有密切关系的,属福建的闽商、浙江的宁波商帮和广东的潮帮,安徽的徽商也有一定的关联。他们曾经在海洋商业的繁荣上作出过重要贡献,还要鼓励他们今后在发展海洋经济上作出更大贡献。怎么鼓励,文化就是一种纽带,文化可以跨越时空,宁波的十大海商文化建筑,见证了海洋城市发展的文化底蕴,要把记忆用文化的方式记录下来。电视剧《向东是大海》诠释了商帮的海商精神,海外拓展的中国人精神。说起宁波,不得不提一句《渔光曲》。中国第一部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影片《渔光曲》,是中国电影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代表作品之一,首映于1934614日,是中国最早的有声影片之一。《渔光曲》上映后颇受欢迎,曾经创造了连续放映84天的记录,该片同名主题曲也成为传唱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这部影片是典型的海洋文化影视作品,讲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渔民的底层社会生活,拍摄于中国宁波象山。

 

原本是为写舟山的书作序,说了这么多和舟山没有关系的话,其实是为了说说到底什么是海洋文化,为什么要重视和发展海洋文化。舟山,受吴越文化和海洋文化的双重影响,形成了舟山岛民特有的性格,不仅豁达,而且灵秀。豁达灵秀的海岛人,加上天赋的渔港景海洋自然资源,构成了多彩斑斓的海岛人文资源,成为今天海洋文艺创作的源泉。随着吴宇森的电影《太平轮》的热映,逐渐走进我们视野的还有“里斯本丸”和“春日丸”海难的真情故事,他们都发生在舟山海域。舟山是世界著名的渔场之一,在舟山的渔业史上,海上互帮互助的事例屡见不鲜,蔚然成风,涌现出无数个勤劳、勇敢、坚毅、智慧的船老大和鱼大王,成为那个时代渔业战线上的代表群体。大海是渔民的舞台,电影《千女闹海》就反映了舟山女子如何克服困难出海捕鱼创佳绩的英雄故事。还有很多好人好事,越剧《海兰花》真实再现了小学教师杨如兰同志一生扎根海岛从事教育事业积劳成疾的,财伯公的故事是说一个人一生以肉身当灯塔为渔船照亮的事,可歌可颂。

 

舟山,还有很多军民联防共同保卫海疆、建设海岛的故事。彭德怀元帅,生前曾三次踏上嵊泗列岛,对国防前哨要塞进行视察,留下佳说。1958年,为响应毛主席号召,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在舟山某步兵连当了一个月的上等兵,留下佳话。许世友数次在舟山的踪迹,成了这里的传奇,东港塘头的靠海小山被他命名为麒麟山。海岛女民兵,是我国建国初期亦渔亦武、保海卫疆的英雄娘子军。舟山海岛女民兵涌现出一批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长篇小说《海岛女民兵》是军旅作者黎汝清的作品,虽取材于温州洞头海岛,确是反映当时台海紧张局势的时代背景下整个东海前哨女民兵的英雄形象。毛主任的高度赞扬了女民兵的事迹,在1959的全国民兵代表会上,舟山的女民兵杨春仙、蒋云花等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1975年,《海岛女民兵》被改编成电影《海霞》,广受好评,影片的插曲《渔家姑娘在海边》传唱于祖国的大江南北。见到东福山岛的守岛战士,作曲家沈亚威写就了军歌《战士第二故乡》;词作家马金星到蚂蚁岛体验生活,《军港之夜》在脑海中成形。习近平总书记曾高度评价过东海前哨模范营的庙子湖精神祖国为重、海岛为家、艰苦为荣、奉献为本,这不但是舟山守岛官兵的精神,更是全国海岛军防守兵集中体现的海防精神,更是中国海洋精神的一个重要方面。说到海洋精神,我不得不提一下外磕脚领海基点。地处苏北浅滩最东侧的外磕脚干出滩东端,是由原东沙滩领海基点外移而来。由于远离陆地、海况恶劣,为测量建设工作带来了巨大困难,中国海军将士和海洋专家团队顶风斗浪,历时五年,完成了建设的测量任务,建成永久性领海基点,成为维护我东海海权的重要标志。精神文化是一种意识形态,溯往追今,是为了明天的流光溢彩和璀璨前程。

 

舟山位于南北海上交通要冲,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四大对外贸易港口之一古明州港的海上门户,历代是通航日本、朝鲜的重要港口,也是海外贸易的主要商埠,还是“遣唐使”“遣宋使”出入内地的必经口岸,岑港曾有“六国港”的称谓,同世界上许多国家有贸易往来;明代的六横双屿港与印度的科钦、日本的长峙形成东方国际贸易鼎立三足之势,被誉为“十六世纪的上海”和“海上自由贸易区”。双屿港的神秘和王直的亦商亦寇,赋予了舟山海上丝路的历史传奇色彩。

 

舟山素以“海天佛国”著称,普陀山香火起源于唐咸通四年(公元863),从日本僧人慧锷奉观音像于普陀潮音洞侧开始,它以“半个亚洲的信仰”观音菩萨的道场,而享誉世界。大诗人陆游以花甲之年和耋耄高龄两度莅临普陀山,留下诸多诗文;书画巨匠赵孟頫书《赤壁赋》于达摩岩;张岱留居普陀山多日撰写《海志》。民国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即1916835日,中山先生手书《游普陀志奇》,记录了他与普济寺了余大师等人同游普陀山时所遇之奇观,同时也记录了他登临佛顶山远望之时,见“空碧涛白,烟螺数点”,便觉平生“无似此清胜者”,“耳闻潮音,心涵海印,身境澄然如影,亦即形化而意消”。这次舟山之行,给中山先生留下深刻印象,在他的《实业计划》一书中,提出舟山或可成为中国中部一等海港的想法。舟山的观音文化,除普陀山外,洋山岛、泗礁岛大悲山、衢山岛观音山、岱山摩星山,都有观音道场,海天佛门遍布舟山群岛。

 

听说蒋中正先生曾四次到过舟山,而蒋经国先生来的次数更多,二人所到之处均有游记,对舟山的喜爱之情不言而喻,所以留下“甚愿在定海与普陀作常驻之计也”一言。19495月,蒋氏父子于定海机场登机飞往澎湖,自此永诀大陆。台湾女作家三毛的祖居,位于舟山市定海区小沙镇陈家村,我去过,听说三毛女士也回来过,还悲喜交集和亲人相拥而泣,在祖父的坟前喊出一句,“阿爷,魂兮归来,魂兮归来,平平看你来了。”我在想,为什么有些人望海放歌,有些人望海作赋,而有些人则望海思乡。大海,到底能给多少不同的人带来多少不同的感受。而我们能做的,是把文化的理念融入到这种感受的过程中,即海洋文化。

 

中国海洋文明博大精深,海洋文化绚烂多姿,我的认识只是凤毛麟角,也存在以偏概全,可是我看到了它的意义,并且遇到了习近平的海洋时代。习总书记对舟山是有感情的,在浙江省工作期间,多次到舟山调研考察,并且战略性的指出了舟山的未来发展前景。他说过,不要站在浙江看舟山,要站在世界看舟山。

 

西方社会认识舟山的时间很早,1793年,马戛尔尼使团作为英国外交史上第一个正式的访华团,首先登陆的就是舟山。这次出使被后世评价为西方社会第一次试图打开中国海上贸易门户的尝试,是来访46年后爆发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序曲。当时英国王乔治三世修国书希望中国通商并开放口岸,但马戛尔尼使团觐见中国乾隆皇帝时所提的全部要求均被拒绝。在六项所提条款中,和舟山有关的有两条,一是增开舟山等为通商口岸,二是于舟山指定一个未经设防的小岛供英商存放大批货物并居住使用。乾隆帝使和珅修国书给英国王乔治三世,涉舟山一节这样写道,“…尔国欲在珠山海岛地方居住,原为发卖货物而起,今珠山地方既无洋行,又无通事,尔国船只已不在彼停泊,尔国要此海岛地方亦属无用。天朝尺土俱归版籍,疆址森然,即岛屿、沙洲亦必划界分疆,各有专属……此事尤不便准行。”体会不多赘述,只说在那之前中国尚不懂得海洋的战略意义。马戛尔尼使团走后45年,广州发生林则徐虎门销烟事件。当时马戛尔尼使团副使斯当东的儿子小斯当东,在英国下议院会议上力主武力对华,主战派以9票之优势引发1840年中英战争,《南京条约》割让了香港。自十九世纪中叶以后,帝国主义从海上入侵我国479次,规模较大的84次,入侵舰船1860多艘,兵力47万多人,形成多次重大战役。历史不能重演,如果当时被占的是舟山,势如中华咽喉被扼,不可收拾。这正是舟山群岛的门户价值所在。

 

舟山群岛的地理、历史、人文,在《海上门户舟山》这本书中都作了全面的介绍,全书以海洋文化的视角,诠释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这段话:舟山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是扼守华东的前沿门户,从倭寇之乱、鸦片战争、太平天国一直到我们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是重要的战略要地。舟山地处沿海南北航线与长江“黄金水道”的交汇要冲,是我国对外开放的海上门户之一,也是浙江省接轨上海、参与长江三角洲地区的经济合作与交流,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一条重要的“蓝色通道”。

最后,就用这句“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来祝福舟山,百花盛开!

 

预祝2015舟山群岛˙中国海洋文化节取得圆满成功!

 

(文章来源于622日的《舟山日报》;本文作者为中国海洋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刘家沂)